第626章 江湖在心中(大结局)_星门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626章 江湖在心中(大结局)

第(1/3)页

这一刻,春秋这位妖族,仿佛成了主角。

        春秋枯荣。

        混沌寂灭!

        时光之力,也在岁月之上蔓延,李皓只是勾连四方,为春秋持续输入混沌之力,游戏  让春秋继续强大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空间震荡,时光流逝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,天方却是欣喜若狂,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我要的绝对平衡!

        时空交错!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持续碰撞下去,他相信,一定可以制造出绝对时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定可以的!

        空间无形,时光无形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一刻,两股力量,不断交错,不断碰撞,却是仿佛发生了什么变化,整个混

        沌,仿佛在他们眼前消失了,时空对撞之下,春秋和天方,仿佛都进入了另外一个领

        域。

        安静无比!

        天方愈发狂喜!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这样,这只是开始,他相信,一旦到了极致,一定可以持续开辟出无垠空间

        ,开辟无垠时间之地!

        那就是他追逐的目标!

        可很快……他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体内,空间之力,持续爆发,可对面的春秋,好像有些难受,时光的力量,好像

        有些被削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春秋!不,李皓!”

        天方忽然咆哮一声:“你来主导!春秋根本未曾修炼过时光,枯荣之道,也非时

        光之道!她根本无法发挥出真正的时光强大之处……你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仿佛有些疯狂了,他感受到了春秋的力量,时光的力量,在慢慢变弱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出现的绝对时空,哪怕只是一个影子,他也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此刻……这绝对静止的时空,仿佛正在溃散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消失不见的混沌,仿佛再次出现了,他看到了黑豹,看到了远处的袁硕,看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许多许多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应该!

        一切,都不该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,只有李皓执掌,才能和他真正一战,发挥出时光的威力,和空间碰撞,创

        造出绝对时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方不甘心,怒吼一声:“李皓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他,再也不复之前的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空间之力,越来越强,仿佛要跳出这天地之间,愈加疯狂:“我一直等你们

        ,等来的只是春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春秋其实也很无辜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,看不起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觉得她操控时光,远不如李皓,此刻,根本无法达到他想要的结果,可这……她

        真的尽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春秋四周,仿佛有万帝环绕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,李皓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王,宇皇,李皓,三人分立三方,控制万帝之力,控制时光之力,不断输入春

        秋体内,让春秋得以持续鏖战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皓并不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他,只是在看着,看着那渐渐衰弱的时光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开始,时光之力的确很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此刻,哪怕他,也有些无力,不是他故意为之,而是时光……的确在衰弱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皓眉心处,再次浮现时光星辰,一股时光之力,再次涌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时光仿佛错乱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皓眼中,浮现出一些画面,一些场景,仿佛看到了许多人,看到了很多年前的

        战,看到了新武时代,看到了银月,看到了万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碰撞还在继续!

        宛如两团火光,在无尽虚空,不断碰撞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方说什么,他压根没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李皓,仿佛置身事外,思索着什么,忽然通过时光通道,传音而出:“人

        王,在你眼中,时光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王正在输出能量,听闻此言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好,李皓也好,苏宇也好,三人虽然都算同源,可彼此之间,几乎没有交流

        过各自对大道的感知,对时光,一般也是避而不谈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听到李皓,在这关头,忽然问自己,时光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人王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久,才道:“时光……是生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皓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王仿佛在回忆什么,笑了,脸上浮现出一些和往日不同的笑容:“在我看来,

        时光就是生活,就是人生的轨迹,就是生老病死,就是娶妻生子,就是好好学习,就

        是家庭和睦,就是幸福美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万帝其实都在聆听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都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眼中的人王,霸道无比,猖狂无比,嚣张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人王却是说……他眼中的时光,只是这些,生活琐碎,凡尘小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王又感慨一声:“时光就是这些,有个淘气的妹妹,有爱你的父母,有宠你的

        师长,有玩的来的朋友,有一起奋斗的伙伴……这就是时光。它记录了我的成长,记

        录了我的成功,我的失败,最终,烙印在我的记忆里,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,直到死

        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皓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,又问:“苏宇,你觉得时光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宇笑了:“时光啊……是个讨厌的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皓失笑,你在骂我?

        还是说,真这么觉得?

        苏宇笑了一声,也没有表现出来的斯文,更没有自暴自弃的疯狂,此刻,有些感

        慨:“时光,也许是一块肉,红烧肉!时光,可能是睡一觉……睡到自然醒。时光,

        也许是一种文化的传承,文明的传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脑海中,也浮现出许多东西,想到了父亲烧的红烧肉,忽然有些想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了击败魔焰之后,畅快地睡了一觉,真的很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笑了:“时光,是在击溃挫折之后,享受那片刻间的安详,安宁,自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,反问:“李皓,你眼中,时光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皓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脑海中,浮现出许多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时光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在这有限的岁月里,到底有什么值得去留恋的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想着这些,看向远处,那破碎的源,轻声道:“也许,正如你们所言,时光其

        实应该是一种快乐,我怀念我无知懵懂之时的岁月……我怀念,父母在时的轻松,我

        怀念,和好友一起追逐打闹的岁月……也怀念武道小成时候的欣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并不怀念,强大后杀戮四方的时刻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强大开始,便是一条杀伐之路,从银月杀出,杀到了天星,杀出了四方,杀到

        了混沌宇宙……从始至终,都在杀戮中度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主动,也有被动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随波逐流,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到了什么,忽然道:“也许,时光,其实是一种平凡,人王,还记得战,或

        者说,战的投影,最后一刻,在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王一怔,点头:“记得,他回到了家乡,聆听了那遍地都存在的读书声,之后

        ……回到了家,躺下了,看书,随着读书声……走向了消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皓轻叹。

        战死了,真正的死了,这一刻,他确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其实一直有些不确定,今日,他确定了,回想当初看到的一切,战……最后回

        归了平凡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战,是时光之道的鼻祖。

        时光啊……战,其实从未抛弃,他找到了真正的时光道,不是吗?

        在平凡中,渐渐消亡。

        岁月,记忆,美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他仿佛明白,为何自己此刻爆发出的时光之力,有些……渐渐衰弱感

       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仿佛感知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,并非我的时光,也非战的,这也许只是战抛弃的,这不是属于他的时光,这

        是道,大道,不是时光,时光不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人王和苏宇,此刻也在思考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对视,此刻,无声交流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,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,三人此刻,随着李皓的话语,都想到了什么,唯有那春秋,还在一门心思

        地和天方鏖战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体内之力,也在不断削弱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皓吐了一口气:“二位,真正的时光,我想·……大家都有些想法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王笑了:“其实……说句大言不惭的话,早些年,我就明白了!当然,那时候

        ,没有现在清晰罢了,这些年下来,我早就看透了,看清了!李皓,真正没看清的,

        也许只有你,也只有你,还在被时光束缚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宇也笑道:“我倒是不太懂,没人王前辈会吹,但是李皓的意思,我此刻倒是

        明白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皓也不多说,思索一会,继续道:“这么说,时光其实一直都在身边,我之前

        有些感悟,但是并没有今日这么清晰,所以……真正的时光,不是如此!我想……铸

        造真正的时光,彻底击溃天方,二位,愿意帮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忽然又道:“不,是所有人,在场的,诸位帝尊,愿意帮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怔,什么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帮忙?

        李皓却是笑了:“大家不用管春秋,不会死的那么快……咱们只管输出能量即可

        ,趁着春秋大战,咱们一起进诸天道场玩玩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出,众人惊呆了!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时候?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春秋和天方决战的时刻,这是大家命运的抉择点,你……说啥呢?

        李皓不管,此刻,一方天地,仿佛浮现在了春秋体内,一条条通道,浮现在大家

        眼前,“进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能量不要代入了,就算带进来,也带少点,免得春秋道友被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呆滞无比!

        可此刻,人王和苏宇,先后进入,其他人见状,有些头疼,可一想到这三位都不

        怕··……咱们怕个锤子?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一位位帝尊,灵性融入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道之力,倒是都留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春秋帝尊,此刻还在鏖战天方,天方疯魔一般,还在疯狂怒吼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春秋……也是头疼欲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皓!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人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再次在心中怒吼:“人王,你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宇,你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死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她有些气急败坏了!

        为何没人回应我?

        她此刻,有些感知,灵性好像弱了许多,但是,她实在是没时间,去仔细探查了

        ,大道之力倒是持续不断输出,可她越战越是虚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下去……她肯定会败的!

        李皓,你这畜生,你怎么不回答我?

        她心虚的很!

        没有李皓指挥,她觉得,自己肯定不敌天方的,这群混蛋,为何要我来执掌,为

    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诸天道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片荒芜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皓侧头看向人王:“精神力具现,最终会化为实质,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王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你的魔武,就是你内天地世界,其实……是可以真实存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王再次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皓又看向苏宇:“你的精神海,囊括了你的万界世界,所以……你从万界走出

        ,其实是将万界,收纳进入了精神海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宇也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皓明悟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,那些帝尊,一个个都有些不解,而李皓,看向众人,忽然道:“诸位,你

        们觉得,是平凡时期,更开心,还是后来称王做祖更开心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时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皓笑了笑:“我想……在这,开辟一个混沌,精神的混沌,我想……彻底平凡这个混沌!不再建立万道体系,不再建立修道体系,让时光,回归到平凡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怔,接着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皓看向人王和宇皇:“二位觉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王笑道:“我就猜到,你会有这心思,我没意见,时光岁月,本就是平凡的,

        最终回归到现实,回归到生活!生老病死,无需苛求,百年是生活,万年…·…也只是

        活着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早在新武时期,我就曾想过……天下灭武!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王有些感慨,“若非,我发现混沌之外,还有世界,新武,还有危机,我想···

        …我可能会持续去做,最终将新武,化为平凡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宇也笑了起来:“回归平凡,也许才是时光的真谛,战这么走,我觉得,他可

        能最后时刻,彻底明白了这一切!天方,追求的所谓绝对时空,在我看来……其实,

        也是大同小异!大家本质上的追求,其实并无太大差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皓也点了点头:“所以……我想将我想复活的人,都复活!将我银月世界,再

        次重造,让大家再次出现,一切回归于平凡,整个混沌,回归于平凡……人也好,妖

        也好,纷争也好,争霸也好……该存在,便存在好了,也许有人未必认同我,那也

        无妨……我也不苛求,大家都认同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皓看向苏宇几人,笑道:“那我…·…想在这,再建混沌,新混沌,以意建立,

        以神建立……最终,覆盖混沌,让时光……彻底回归!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人对视一眼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的人王,露出一些笑容,“也好,我其实更希望,能安静一些,能让我,

        有更多的时间,去陪伴一些人,我的爱人,我的朋友,我的兄弟…·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人王挥手,一座城市,浮现在诸天道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……魔武之城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仿佛有无数虚影浮现,都是一些新武强者,只是,仿佛都没了任何意识,

        人王也不在乎,看向几人,笑道:“你们是要当我隔壁邻居,还是说……咱们还是离

        远点好?若是此刻离远了,以后串门,也许都没机会了,此生未必再有机会相见了!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若是当隔壁邻居……那就可以凑凑热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宇先笑了起来:“和你当邻居,人王··…···不会没事干,就去我们那边串门,没

        事就打几架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王嗤笑:“我有那么无聊?何况,真到了那时候,打架有何意思?咱是斯文人

        ,以理服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宇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皓此刻也笑了:“做个邻居吧!太远了,也许真的一辈子都未必有机会相见了

        ,先铸造,至于人员……等击溃了天方,回溯混沌本源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其他帝尊,你看我,我看你,有人忍不住道:“三位道尊的意思是……灭

        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些不寒而栗!

        怎么会这样!

        李皓摇头:“不算是灭道,只是将混沌恢复成初始状态,道可悟,在心中!江湖

        依旧在,岁月回归平凡····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王龇牙一笑:“说的那么含蓄做什么?其实大体上你说对了,时光就是平凡的

        ,包括天方所追求的绝对时空,在我看来,最终,他追求的,其实也只是一个平凡!

        他仿佛猜到了天方最终的追求,其实,绝对时空,也不过是平凡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这,以神铸混沌!以意铸世界!趁着混沌彻底寂灭,投射混沌,彻底寂灭万

        道,本源破碎,趁着现在,大家想复活谁,其实都有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王笑呵呵道:“李皓所想,其实也是我所想,也是每一位站在巅峰地位的人,

        所想!混沌纷争不断,动荡不断,一切,源于不平凡!也许,此举无法彻底解决一切

        纷争,可在我看来……下一次,也许就是无数岁月之后了,那时候,你我都已死去,

        何必在意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,又补充一句:“其实,大家没的选择,不选择……只有·……死亡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向众人,李皓此刻也点头:“我们不敌天方!哪怕集合了大家之力,也不敌

        天方,唯有将整个混沌,彻底化为平凡,大家都是平凡人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,他笑了,此刻,笑的忽然有些放肆,有些嚣张:“咱们上万人,他就一

        个……那时候…·一人一拳,可以打的他叫大家爸爸妈妈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怔,人王嘿嘿笑着:“叫我爷爷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无语,这时候了,你还开玩笑?

        有帝尊面色迟疑之色:“三位道尊的意思是,只有这样,化混沌平凡,才能…··

        将天方击杀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皓感慨:“未必要杀死他……当然,到时候再看吧!但是,路只有这一条,我

        不敌他,我所掌握的时光,只是一种大道,但是不够强,此刻,是无法匹敌天方的!

        春秋也许还能坚持一会,但是……坚持不了太久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所有人都清楚了李皓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,等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,只能听他的,将整个混沌,化为平凡,万道彻底寂灭,不再具备万道,那

        时候,所有人都会失去大道之力,包括天方!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,不再看实力,而是……人数!

        谁人多,谁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万人,一人一口吐沫,天方都得被淹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皓什么也不再说,此刻,面前,凭空浮现出一座小城,正是银城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建筑,宛如真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众人眼中,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模型一般,可很快,这个模型,开始扩大,蔓延

        而出,一些熟悉的城市,熟悉的地方,渐渐开始呈现出来,和不远处的新武,渐渐接

        壤。

        宇皇也是笑了一声,挥手之间,一枚枚神文落入大地之上,一座座建筑,凭空而

        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见状,又想到李皓所说……此刻不选,其实没得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有人有些不甘心……此刻,也只能纷纷出手,那大地之上,忽然,一座座城

        市,拔地而起,有些连城市都不是,而是荒原,沙漠,湖泊…···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,此刻都在打造自己的世界,打造自己的理想国度,也许,未必能成功,

        可他们知道,也只能相信李皓几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无从选择!

        而此刻,李皓忽然想到了什么,一条大道,浮现在脚下,忽然,亿万苍生,仿佛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皓笑了:“诸位,也许……可以感受一下,苍生之意!世界,不是一个人的世

        界,混沌不是一个人的混沌,大家都参与,也许,才有意义!当然,未必要全听,这

        也许……是我们修炼至今,唯一该有的特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你看我,我看你,片刻后,意志融入其中,感受着一些苍生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刹那,那无数世界,无数生灵,在这寂灭无比的混沌之中,仿佛感受到了什

        么,让混沌……回归平凡?

        这刹那··……无数生灵,瞬间雀跃起来!

        今日之战,他们惶恐,他们不安,他们绝望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就因为,一切都不再可控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世界,仿佛都要彻底坍塌,他们绝望无比,而这一刻,他们不知道,感受到

        的是真是假,可是,仿佛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瞬间,无数意识,沿着那江湖之路,沿着那绝望意志,沿着那心门,蔓延而

        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帝尊,都在默默感知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感知着自己的世界,有人感知着其他世界,不断做一些调整,而李皓,也在

        感受着一切,他继续刻画自己的银月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,人王也好,宇皇也好,都很认真地在搭建着属于他们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很虔诚,也很认真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王不再吊儿郎当,宇皇不再伪装斯文,大家,撕下了虚伪的面具,做着自己想

        做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…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笔趣阁阅读网址:m.shengyanxs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