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4章 谋算(求订阅月票)_星门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624章 谋算(求订阅月票)

第(1/3)页

绝望之路,再次浮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刀光剑影,江湖之路,大道蔓延而出,犹如亿万人影观战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那亿万人影,仿佛真的化身成了混沌诸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湖,怎能少了热闹?

        出名也好,战败也罢,总有人会口口相传,走一趟武林,岂能没有看客?

        江湖风云出我辈!

        那绝望之意,来源于众生,此刻,众生眼前,仿佛浮现出了这一幕,江湖之巅,数人鏖战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衣化黑衣的李皓,手持文明册的苏宇,剃着平头,手持黑刀的方平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那唯唯诺诺,此刻,有些忌惮的春秋。

        场外,还有一只猫,一位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及,那坚不可摧,强大到离谱的天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刀光剑影!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人王笑了,笑声荡漾天地:“好,好!李皓,我并不是太喜欢你,今日,混沌众生,观我方平斩天方,倒是合了我胃口!人强,岂能不显圣诸天?若不能人前显圣,要这实力,何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王大笑!

        仿佛今日,李皓才算是合了他胃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有平乱刀,斩天地,灭四方,胜也好,败也罢,这混沌之巅一战,无人观战,无人知我方平之名,何等遗憾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乃新武人王,方平是也!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王一声大笑,长刀横空,贯穿天地,豪情万丈!

        我纵有无敌之力,也得有人看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不是李皓,也非苏宇,三人之中,唯独他,每次出战,

        必有排场,无排场不战!

        不道一声“人王无双”,不说一声“为人王贺”,就是没那滋味,心里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名者鄙!

        既出名,何求无名?

        多虚伪!

        人王自报家门,让混沌众生知晓,昔年,新武人王,鏖战天方,胜,混沌皆知我,败,天方胜,无敌天方,也曾有人和他鏖战混沌之巅。

        胜败,我皆扬名!

        而那万界宇皇,此刻,也是笑了一声,并未自报家门,此刻,虚空生字,“万界苏宇,战于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七个大字,化为烙印,烙印进了混沌深处,烙印进了苍生心底。

        扬名,谁人不愿呢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他孤傲一些,我要扬名,不扬这普通人之名,我要让所有苍生知晓,在未来,在以后,在不知道还存不存在的以后,在他们绝望的时刻,都会看到我。

        万界苏宇!

        曾经,在这绝望深处,鏖战无敌者天方!

        他没说话,却是惹来了人王哈哈大笑:“虚伪!不过这个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好!

        学到了!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还能这么装,无需每次都喊一声,我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以神通烙印记,入人心,有绝望,便见我,我乃万界苏宇,初来乍到,以防你们不知,未来人,绝望深处见我!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各显神通,留下印记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湖就是如此!

        争的,不就是一个名头吗?

        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!

        不打个头破血流,不斗个你死我活,算什么江湖?

        李皓轻笑,那大道蔓延,此刻的江湖路,对天方作用其实不是太大,他太强了,已经超过了绝望的极限,江湖路对天方而言,也只是寻常之道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李皓也是一挥手,那大道之上,仿佛浮现无数门户,仿佛无数道心门开启,连接了混沌所有苍生,所有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心门之上,用剑,刻画出了几个大字——银月李皓!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心,便有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皓轻笑一声,此刻,也是和人王、宇皇争锋,你们不行,我以情绪铸心门,有情有欲,便有心门,有心门,便有我李皓!

        银月李皓!

        苏宇之名,也不过借我绝望之力,烙印诸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王更是粗鄙,一声呐喊,记得你的,也不过今日苍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我烙印人心,人心在,我便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技高一筹,一眼可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不要脸!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王也好,宇皇也好,都是低骂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不要脸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道,他们没修到其他人心深处,倒是李皓,真修了人心之道,此刻,居然烙印成门,真是无耻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对视一眼,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胜败重要吗?

        没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方太强了,他们知道,很清楚,可他们不愿融合,有时候,杀敌未必重要,他们独霸一方,走上了这条路,扬的也只是我之名!

        三人融合一体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那还是他们自己吗?

        活不成自己,活下来又如何呢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从一开始,从三位一体开始,从过去未来现在开始,从战贯穿他们三人一生开始,他们知道,也许,有朝一日,我们

        会联手,但是联手,不代表合一。

        纵然败了,那便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不败的神话!

        此战,无关混沌苍生,这些人,只是过客,李皓也好,方平也好,还是苏宇,或者天方,并无绞杀混沌苍生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苍生只是过客,只是看客,此战,无关生灵存亡,三人也只是自救,天方也只是为了自己的理念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道争和生存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方在争道,三人在求存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亿万苍生,仰头看天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江湖之上,刀光剑影,这一日,混沌苍生,知道了三人姓名。

        新武方平,万界苏宇,银月李皓!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呆呆地看着,仿佛看的入神,绝望之中,此刻,又蕴含着一些希望,他们甚至不知道谁是敌人,谁是好人,他们也不知道,谁能赢,谁会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苍生都有些茫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不妨碍,他们去看这一战,也不妨碍他们感受到了混沌在波动,世界在破碎,几位强者交锋,大道弥漫诸天,此刻,混沌都在崩碎!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刹那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空,阴阳磨盘浮现,忽然镇压而下,人王倒退,长刀中传出一声猫叫,有些痛苦,天方浮现,一掌拍下,阴阳磨盘镇压而来!

        “留名万古又如何?君不见九重天地今犹在,不见当年秩序王!”

        天方轻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留名,他不拦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名利动人心,绝对时空一出,一切都是虚妄,一切都将重新开始,记得你们又何妨呢?

        人死如灯灭,九重天地还在这,可有几人,还记得昔年的秩序之主?

        生死出,人王退。

        转身一拳,生死浮现,朝着苏宇打去,生死一现,苏宇瞬间变色,天地化为轮回之地,苏宇历经生死,可此刻,依旧生死徘徊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回头,天方已经消失,李皓面前,浮现天方,一拳出,五行浮现!

        五行化囚笼!

        笼中,却是浮现一头猛虎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方声音传荡:“我知你自比笼中虎,不愿被这牢笼束缚,可今日你能破我五行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王逆转阴阳,苏宇自持无惧生死,你李皓,不甘束缚,自比江湖豪今日,打破你三人心中底线,破开你们武道核心,我看,你们三人,还能坚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强悍的不可思议!

        万道随手拈来,宛如壮汉对稚童,一人战三人,却是依旧将三人玩弄于鼓掌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天方,万道之力俱全,这个混沌最强者,极限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刻,三人都遭受了人生中最大的危机,人王看着阴阳磨盘,厉吼出声,长刀劈出,大猫身影都浮现了,却是依旧难敌那阴阳磨盘,被不断镇压!

        宇皇却是历经生死,此刻,仿佛跨入了轮回,仿佛回到了当初,无数妖魔鬼怪,正在杀死他,一次又一次,好像要将他杀回到过去,打破他多年来建立的无敌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李皓四周,一座牢笼,覆盖而来,他仿佛真的成了笼中之虎,此刻,咆哮一声,一头黑虎从头顶浮现,利爪要撕裂这牢笼!

        轰!

        牢笼坚不可破,只是微微一颤,瞬间爆发出更强悍的大道之力,将他镇压而下!

        三大强者联手,可只是转瞬间,都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危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方,要打破他们的一切骄傲!

        你们不行!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一刻,天方后方,响起了一声蝉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岁月!”

        春秋浮现,大道齐出,无数分身融合,岁月仿佛在枯寂,吞噬了几位九阶大道之力,此刻的她,也极其强悍,她本来想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没想到,李皓三人,只是一开始,就遭遇了巨大危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看,又是绝望又是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能迎战!

        要不然,三人一败,她也没好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方转身,看向她,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蟋姑不知春秋,朝菌不知晦朔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于我而言,不过螳臂,如何拦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天方一指点出,仿佛刹那芳华,又仿佛岁月无情,春秋的枯荣之道,瞬间动荡不平,天方笑了:“枯荣有道,那要平衡,只知一味汲取,哪能长存!”

        刹那,春秋道破!

        无数大道之力,疯狂溢散,春秋那额头上,直接被点出了一道血痕,宛如血洞,刹那间将她镇杀当场!

        可下一刻,天方忽然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破招的李皓几人,也瞬间朝那边看去,天方太强,春秋虽强,可只是瞬间便被对方镇杀,实际上几人都很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一刻,却是都微微一怔,李皓本来还在疯狂突破,忽然停下了动作,任由那巨大的囚笼,正在迅速缩小,而是朝着远处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,那天地之间,渐渐地,诞生了一个新春秋,仿佛更小,却又仿佛更强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春秋,好像彻底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讨厌有人这么说我,你懂什么春秋之道?你知道什么枯荣?你没有经历过,只是靠着自己的臆想,就想真的了解天地万道吗?一岁一枯荣,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命如草芥,走到今日,在于百折不挠,我万死而生,从来不惧!真以为本座怕了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刹那,天地变色,这一刹那,仿佛春回大地!

        我百折不挠,一次次挣扎,从死亡中新生!

        那李皓也好,苏宇也好,人王也罢,有我死的次数多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,也许我实力不是第一,可指望杀我一次,破我大道,那你也太小看我春秋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三位,不要觉得,只有你们才能和这家伙一战!”

        春秋此刻,傲娇无比,宛如野草一般,在死亡中瞬间新生:“天方,杀我百万次,也许你能成功!”

        天方看着她,笑了:“有趣,真有趣!难怪可以走到今日,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却又具备了草木重生之能,根基不断,命不绝!”

        春秋,倒是有些出乎他预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杀死了春秋,对方居然转瞬复活了。春风吹又生!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春秋。

        枯荣之道,此刻,尽管有些失衡,可却是依旧让她用强大的

        求存意志,平衡了下来,逆转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出人预料!

        春秋一脸骄傲,莫要觉得,我称霸南方多年,真的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笔趣阁阅读网址:m.shengyanxs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