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 ——后传_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神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番外 ——后传

第(1/3)页

  【注意!】

  【本后传为整活的彩蛋章节,仅供娱乐,内含新书设定】

  ……

  “一拜天地~~”

  陈夫子铿锵有力的声音,回荡在婚礼会场上空。

  七彩祥光自云层划落,笼罩整片天穹,在那悠悠白云之上,隐约能看见一道道神影,俯瞰大地。

  “普天祥光,众神赐福……啧啧,这个世界上,也只有七夜能有这种牌面了。”

  曹渊穿着正装,坐在雪白座椅上,一边鼓掌一边忍不住开口。

  “你这叫什么话,你结婚那天,我不也给你降祥光了吗?”一旁的百里胖胖当即反驳。

  “但我没有众神赐福啊。”

  “你有我的赐福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都说了,你学学人家七夜,本来天庭众神对他好感度就高,他还动不动上去给人送礼,人家当然愿意来捧场……我想让他们来给你赐福,可人家跟你不熟啊。”

  “没事,老曹,我结婚的时候也没有众神赐福。”安卿鱼安慰道。

  “擦,你还好意思说!你不记得你干过啥事了?你把天庭捅出个大窟窿,还把大殿砸了个稀巴烂,人家愿意给你降祥光就不错了。”

  百里胖胖疯狂吐槽,转过头后,发现江洱对着他做了个鬼脸。

  “拽哥,我们都被祥瑞赐福过了……你呢?”

  百里胖胖轻咳两声,突然转移了话题。

  安卿鱼,曹渊,江洱三人同时看向这一排的最角落……

  沈青竹眼观鼻鼻观心,像是没听见。

  “二拜高堂~~~”

  舞台中央,两道穿着正统中式婚礼的身影,对着天地再度一拜。

  “陈夫子一把年纪了,难得看到他这么卖力。”

  “是啊……连当三次证婚人兼司仪,他不会腻吗?”

  “看他满面红光,中气十足,不像是会腻,可能老人家就是喜欢这种副业吧……”

  “拽哥,你说有没有可能,让陈夫子再当一次司仪?”

  众人再度看向角落。

  沈青竹:……

  “夫妻对拜~~~~”

  陈夫子喊完这三个字,雷鸣般的掌声再度响起。

  云层之上,杨戬轻挥手掌,福瑞化作万千花瓣飘落人间,青草生长,万物逢春。

  林七夜轻侧过身,与迦蓝面对而立,他看着那双光华流转的美眸,嘴角浮现出一抹温柔笑意,下一刻,两人缓缓拜落……

  “对了,你们给七夜随了多少的红包?”曹渊再度开口。

  “五百。”安卿鱼答。

  “我也是五百。”江洱答。

  “巧了,我也是五百。”百里胖胖摊开双手,“不过是五百块劳力士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那我也随五百吧。”曹渊摸了摸口袋,“正好,我结婚的时候,七夜也给我随了五百……约等于没亏。”

  “巧了,我结婚的时候,七夜也给我随了五百,也没亏。”

  “拽哥,你呢?”

  沈青竹默默攥紧了拳头。

  “入洞房~!!”

  陈夫子深吸一口气,用最有中气的声音,喊出这三个字。

  百里胖胖等人立刻鼓起掌来,拍的手都红了,在众多宾客的祝福下,林七夜二人暂且退下台去,准备换衣服来场内敬酒。

  “拽哥啊……七夜今晚要洞房了,你……”

  “你信不信我把烟头塞你嘴里?”沈青竹忍无可忍,骂骂咧咧的开口,“卿鱼和老曹有老婆,你又没有,有什么资格说我?”

  “我是天尊,不娶老婆的。”百里胖胖正色道。

  沈青竹:(#`皿´)

  鲁梦蕾躲在曹渊身后,忍不住笑出声,曹渊表面严肃,嘴角也微微上扬。

  “老曹,你笑什么笑,有本事来切个蛋糕。”

  曹渊:……

  “聊什么呢,不带我一个?”

  林七夜挽着迦蓝,微笑着走到众人身边。

  “我们在劝拽哥早点找个老婆。”

  “哦……那没希望的。”林七夜耸了耸肩,“他这辈子不会结婚。”

  这句话一出,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他,似乎有些不解……唯有沈青竹,看向林七夜的目光仿佛在看知己。

  “七夜,你怎么这么确定?”

  “因为有人跟我说了。”

  “谁?”

  林七夜抬起指尖,指了指头顶的虚无。

  百里胖胖看向那里,认真思索片刻……“月老给你托梦了?”

  “不是……”林七夜无奈开口,“你们还记得‘现实壁垒’吗?”

  “就是阿撒托斯试图打破的那个东西?”

  “对。”林七夜点头,“我吞掉阿撒托斯之后,就感知到了那层壁垒的存在……而且在壁垒的另一边,有人在试图与我交流。”

  “壁垒的另一边,是什么?”

  “不知道……也许,是‘真实’本身。”

  “壁垒另一边的人,告诉你拽哥这辈子不会结婚?”曹渊挑眉,“他谁啊?很牛吗?”

  “他说他原本是这个世界的缔造者,也是一切的起源,是所有人命运丝线的尽头……”

  “听起来挺牛的。”百里胖胖反问,“那现在呢?”

  “现在他不是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现在,这个世界的主人是我……他说,我已经跳出了他的掌控。”

  林七夜一边说着,远处几道身影端着酒杯走来。

  “具体的,咱有空再说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林七夜等人举杯相碰,七人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的浮现出笑意。

  “新郎官~怎么不来敬敬本小姐啊?”纪念带着上邪会的几位成员走上前,单手插着风衣口袋,另一只手提起酒杯,跟林七夜轻轻一碰。

  “你不来敬我,我只能亲自来敬你了……毕竟,我还等着你送我回家呢。”

  “我正准备去找你。”

  林七夜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,“你收拾一下东西,明天我送你回家。”

  听到这句话,纪念一愣。

  “啊?”

  “啊什么啊?你不是一直要我送你回家吗?”

  “不是……你知道我家在哪了?”

  “我知道你爸在哪了。”

  “卧槽!”纪念顿时瞪大眼睛,“你联系上他了?你没告诉他我这些年的事情吧?就是牛郎啊,游艇啊,夜总会这些……”

  “没告诉。”

  “那就好……”

  “不过,他说他这些年一直在看着你。”林七夜回忆片刻,“他还说,让你回家的时候,自己准备一条上好的皮鞭。”

  纪念:……

  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上邪会会长,此刻脸色煞白,嘴唇都开始哆嗦。

  “我……我明天可以不回去吗?”

  “他说你不回去,他就亲自来抓你。”

  纪念:╥﹏╥

  “长痛不如短痛!早死早超生!”纪念一咬牙,“既然躲不过去,那就不躲了!我们今天就走!”

  “今天?今天不行。”

  “为什么??”

  林七夜认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笔趣阁阅读网址:m.shengyanxs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