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平篇(三)绝望之剑_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神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周平篇(三)绝望之剑

第(1/3)页

  “喂?”

  “尚叔,你确定我们这么做,能改变历史吗?”

  橘色的灯火下,拿着手机的尚叔微微一愣,“怎么了?”

  “我按照你给的地址去找那个叫周平的孩子,途中遇到了一个‘神秘’……”

  电话的另一端,叶梵迅速将刚才发生的一切描述一遍,尚叔眉头紧锁,陷入沉思。

  “替无上存在给我们提醒……是谁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尚叔沉默片刻,那张残余着血痕的面孔似乎在沉思,许久后,他缓缓开口:

  “我知道了……你先继续跟着周平,不过不要轻举妄动,先观察一下,我们的存在究竟会不会对历史产生影响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随着叶梵挂断电话,尚叔独自坐在乌篷船内,意识随着那洞穿时间的眼眸,回归便利店中。

  周平换回自己的衣服,从仓库推门而出,此刻店长孟祥正打着哈欠迎面走来,他目光扫过干净整洁的店面,点了点头,

  “辛苦了,昨晚一切正常吗?”

  周平的目光瞥到一旁漂浮在虚无中的尚叔,低着头,小声的嗯了一声。

  经过这么久的相处,孟祥对周平的性格早已习惯,并未多想的挥挥手,“我来换班,你快回去休息吧。”

  周平也不多说,拎着包走出便利店,看了眼时间,径直向家的方向走去。

  刚走了两步,他便猛地停下身来,脸色有些难看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见周平脸色突变,尚叔立刻警惕的问道。

  周平回头看了眼便利店,表情接连变换,最终还是苦涩的叹了口气……

  “忘了……又忘了借钱的事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附着在周平身上的尚叔不解问道,“怎么,你很缺钱吗?”

  “还好吧,其实也没那么缺,只是……”

  周平说了一半,似乎不知道该如何表述,索性摇了摇头,一言不发的向前走去。

  “也许我们可以换个话题。”尚叔再度开口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你之前说,你的人生早已是一片废墟……”尚叔停顿了片刻,

  “所以,四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  ……

  【2012】

  叶梵的身形划过昏暗的长空,重新落在桃花坞小区之中。

  他注视着周平所在的房间,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微光,紧接着发出一阵轻咦:

  “人呢?”

  在他的视野中,那间屋子只剩下满地的狼藉,空无一人。

  叶梵的眉头顿时皱起。

  他去追那只“海”境“神秘”,前后也就花了不到二十分钟,怎么一眨眼的功夫,这家人就不见了?

  联想到自己离开前屋内的海面,叶梵心中升起不妙的预感,他直接从窗户翻入屋中,锐利的目光好似鹰瞳,扫过每一个角落。

  除了客厅有小规模打斗迹象,其他房间都很正常,从门口鞋子的摆放来看,这家人应该不是被绑架,而是自己走的……

  他们想去哪?

  尚叔给他的任务就是看好周平,叶梵自然不可能就此作罢,他当即拨通了一个电话:

  “我是叶梵,帮我联系一下驻守西津市的守夜人小队,用最快的速度调出道路监控,我要找人……”

  ……

  西津市外。

  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在无人车道上飞驰。

  仅剩的一侧大灯勉强照亮昏暗道路,随着车辆不断远离市区,越来越多的蜿蜒转折出现在庞大的山影脚下,颠簸的令人头晕目眩。

  “……妈妈已经跟你三舅说过了,你去他那待几天,等爸爸妈妈避过风头就回来接你。”

  随着颠簸山路抖动的车厢内,浓妆艳抹的女人从副驾转过头,背光的面庞漆黑一片,除了那一双狭长的眼眸,小周平看不清她的神情,不过从语气上听,她像是在对自己微笑。

  小周平独自坐在狭窄的车后座,劣质二手烟与老旧皮革的臭气让他控制不住的皱眉,黑暗中,他抬头看着女人,犹豫的开口:

  “你……什么时候跟他说的?我没看到你打电话。”

  女人的笑容似乎一僵,迅速回答,“妈妈发信息说的。”

  “但是三舅家不是在城西吗?”

  “你三舅买新房子了,你不知道吗?”女人转回了脑袋,挡风玻璃外,苍白的车灯照亮一条曲折的山路,“不过你三舅的钱不够,只能买到这种偏僻地方……你是第一个去他新家作客的孩子哦。”

  “你跟他解释这么多干什么,他懂个屁!”正在开车的男人有些不耐烦。

  女人斜瞪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  小周平看着眼前仿佛一直延伸到幽深地狱的山路,满是伤痕的手掌控制不住的攥紧,他小小的胸膛起伏着,突然开口:

  “我今天去三舅家的话,学校那边怎么办?明天我不去上课,班主任会打电话的,说不定还会家访。”

  这是近半年来,小周平说的最长的一段话。

  听到这句话,男女同时一愣。

  “那……那我给班主任先打个电话吧。”女人掏出手机。

  “你知道他的电话号码吗?”小周平紧接着问道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把手机给我吧,我帮你拨。”

  女人犹豫片刻,还是把手机递给了身后的小周平,后者接过手机连点几下,又还给了女人。

  短暂的拨号声后,女人便夹起嗓子,对电话的另一头说道:“诶,陈老师啊~对,我是周平的妈妈,就是我想帮他请个假……”

  砰——!!

  女人话音未落,后座的车门便被手动解锁打开,一道幼小的身影一跃而出!

  呼啸的狂风灌入车内,男人一惊,猛地踩下刹车,

  轮胎摩擦地面的尖声划破死寂深林,一旁正在打电话的女人也惊呼一声,头差点砸在挡风玻璃上,手机脱手而出!

  小周平的身子随着车身惯性,重重摔在山路上翻滚几圈,手臂与膝盖都被擦的血肉模糊,他硬是从地上爬了起来,踉踉跄跄的往山林中冲去!

  猩红的车尾灯停在不远处的路边,男人迅速下车,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向小周平的方向狂奔!

  此时,女人也脸色铁青的捡起手机,瞥了眼应用后台,双瞳微微收缩。

  “这小比崽子,他给我三哥发了信息!!让我三哥报警!!!”

  听到后方传来的女人尖啸,男人的脸色难看的可以滴出水来,他飞速的在林间穿梭,只靠手机自带的电筒勉强照亮前路,模糊的光影中,勉强能看到那个跌跌撞撞前行的幼小身影。

  “妈的!别让老子逮到你!!”

  小周平紧咬牙关,拼了命的在黑暗的林间狂奔,他没有手机手电,只能靠目力与直觉躲避林间的树木灌丛,即便如此,他的速度竟然不比身后的男人慢!

  他的目光仿佛能洞悉黑暗,灵巧的避过了绝大部分障碍,即便身上各处都在传来痛感,但与他平日里承受的痛楚相比,区区这点程度根本不算什么。

  “艹你******”

  “你踏马还敢跑?!别忘了你是老子生的!”

  “老子约的买方已经在山上等着了!你他妈今天要是跑了,老子跟你妈都得被追债的人打死!!”

  “老子养你到这么大,你踏马就当白眼狼?!还敢报警抓老子?”

  “真他娘的*****”

  男人见自己竟然追不上一个孩子,又被树枝接连抽脸,无尽的怒火涌上心头,数不清的脏话与谩骂从他嘴中喷出,像是一根根箭穿过黑暗,刺入远处小周平柔软的心中。

  小周平一边忍痛狂奔着,强烈的酸楚与悲伤涌上心头,这份心灵的痛苦压过了满身伤痕,一向因家暴沉默自闭的他,第一次控制不住的张开嘴巴,在黑暗中发出嘶嚎!

  为什么??

  为什么会这样……他分明什么都没做错!为什么命运要这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笔趣阁阅读网址:m.shengyanxs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